欢迎来到中国食品安全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主页 > 新闻 > 深度观察 > 正文

成本攀升厂家喊“涨” 生意难做商家抗“涨”

2016-12-10 11:44|来源:
火锅料厂商博弈涨价政策,真涨假涨扑朔迷离

  从9月底开始,火锅料涨价的序幕最先从福建拉开,以几家大企业为首,涨价的通知接二连三飞了出来,由南而北,遍及我们所知的大多数企业。厂家在考虑如何把涨价的策略执行下去,经销商在思索如何把价格压下来,局外者在观望这波涨价潮将如何收场。整个十月份,各个利益相关方似乎都在这种博弈与焦虑之中度过。

  然而,结果终究还是没有出乎意料,这波涨价潮是“雷声大雨点小”,事后回看,这场波及全行业的涨价潮退去,火锅料行业目前的种种弊病也赤裸裸地暴露在了众人面前。  

  火锅料生产企业涨价从国庆假期之前就已经开始了。继安井率先发布涨价通知之后,众多火锅料企业纷纷跟进,整个10月份上半月,行业内充斥着产品涨价的消息。生产企业这样做,也是迫于无奈:一是物流成本提升,二是原材料价格居高不下。从涨价幅度来看,大家都表现得相当谨慎,基本都控制在每箱5元的范围之内。

  ▲▲火锅料厂家高调涨价

  9月27日,一份以无锡安井营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井食品”)的名义发出的涨价通知在行业人士的朋友圈里广泛流传。事后经证实,这一涨价通知确实系安井食品所发,而这也拉开了火锅料行业此轮调价的序幕。此后的整个国庆假期,所有从事火锅料行业的人,微信朋友圈里都充斥着一个接一个的企业涨价通知。

  整个10月份的上半月,从福建到广东,再到山东,整个行业都弥漫着调价的氛围,各家企业也好像约好了一样。除了安井食品,仅本报记者所见到的发布了涨价通知的企业就有福建的海壹、佃牧、坤兴绿色、兴威、水手、升隆、天清,汕头的达濠李老二,还有山东的佳士博等等。当然,没有见到的还有更多。对于火锅料行业而言,这是一次遍及全行业的价格上调。

  仔细看各家企业的涨价通知,可以发现价格上调的幅度基本相当,每箱价格上涨都在2~5元,个别上调幅度大的企业每箱上涨了5~10元。而操作手法,都是相应减少促销幅度。

  至于涨价的原因,企业也都不约而同归结到了两个方面:第一是原材料成本上涨;第二是物流成本上升。而且口径也出奇地相近,正如安井食品在通知中所言:“原材料成本每吨上涨2000元左右,物流成本提升了30%上下。”对于一些以牛羊肉为主要原料的企业,据其所言,原材料上涨幅度更大,每吨上涨甚至要达到5000元。

  ▲▲物流费用上涨

  对于导致涨价的两方面原因,生产企业所言也确是事实,尤其是从9月21日开始实施的物流新政策,直接导致了企业运输成本的增加。

  从9月21日开始执行的“规定”被物流业称为“史上最严”,是因为其对货车总重超限超载标准做了重新认定。

  第一个变化是国内执行12年的货车超载超限标准吨位全线降低。如6轴及6轴以上货车载货量由55吨变为49吨,又如二轴货车的载货总重不得超过18吨。上述两类货车是国内长、短途汽车货运的核心主力。

  第二个变化是“规定”对车货的外廓尺寸、轴荷及质量限值进行了明确界定。以6轴车为例,其总高度从地面算起不得超过4米,车货总宽度不得超过2.55米,车货总长度不得超过18.1米。又如两轴车,车货总重应不超过行驶证标明的总质量。

  对于冷冻食品生产企业而言,产生的影响也是相当大的。安井食品郑州办事处负责人臧文达表示,原来一车货可能装3000箱,现在只能装2600箱了,这样的影响是非常直接的。

  而且对于冷冻食品来说,必须要借助于冷链物流,与常规物流比起来费用更高,在成本中的占比也更大。在某业内人士做出的一份问卷调查中,参与调查的企业中有33%表示物流成本在其销售额中的占比在10%以上。

  正如福州大串想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助所言:“物流成本的上升,最终会转化为生产商或销售商的销售成本,使原来薄如纸片的利润更加难过。”

  ▲▲原料成本居高不下

  在物流成本增长之外,原材料成本的提升也成为促使此轮产品调价的重要推动因素,而且猪肉等大宗原材料早在今年年初开始,就一直保持高位。

  在今年3月份的消费淡季里,猪肉价格就出现了逆市大涨,当时的数据显示,白条猪批发平均价为每斤11.50元,去年这个时候的价格只有7.15元,年同比涨幅超过60%,已是近四年来的最高价。

  猪肉价格的上涨,已经对生产企业的成本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同时因为猪肉价格拉动,以及前期供应量减少等一系列因素影响,作为另一个大宗原料的鸡肉,今年也进入几年来的高位。此番原材料价格的大幅上涨,给火锅料行业带来较大影响,今年整个上半年,猪肉、鸡肉等大宗原材料都保持在几年来少见的高价位状态。

  同时据业内人士介绍,作为火锅料行业的另一个重要原料,来自湖北等地的淡水鱼糜,在八九月份也大幅上涨,从之前的每吨13500元涨到了15500元左右。原因是今年淡水白鲢鱼的养殖量本来就少,而且夏季里的洪水导致当地淡水鱼养殖业遭受了巨大损失,白鲢鱼价格也水涨船高。

  这些都成为火锅料生产企业不得不面临的问题,也使得很多企业在此轮调价中达成了前所未有的默契。

  不过,在另外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原材料成本上涨虽然顺理成章成为了企业调价的理由,但其实从七八月份开始,作为主要原料的猪肉的价格就已经开始回落,在下半年的旺季里,对生产企业的影响其实并不大,甚至与上半年相比,企业在原料成本方面还要更轻松一些。

  数据显示,猪肉价格在经历了上半年的疯狂上涨之后,从6月份开始全国整体的猪肉批发价格已经进入持续的下跌通道。主营生猪养殖的牧原股份近日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商品猪的销售价格已经持续4个月下跌,9月均价比5月份累计下跌14.6%。养殖规模更大的温氏股份公布的销售简报同样显示猪肉销售价格持续环比下跌。

  除了国内猪肉市场自身的周期外,国内猪肉价格也受到来自美国等海外市场廉价进口猪肉的冲击。大致估算,美国猪肉均价仅相当于的1/3左右,即便加上关税和运费,仍然比国产肉便宜。尽管猪肉进口受到严格管控,但今年以来已经有所放松,进口猪肉数量猛增。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前8个月,中国猪肉进口已经达到113万吨,远超去年全年进口量,相当于2014年进口量的两倍多。

  与此同时,鸡肉价格与年初高峰期的14000元/吨相比,也早已进入稳定阶段,保持在每吨9000元左右的水平。虽然淡水鱼糜的价格上涨不少,但是市场占比更大的海水鱼糜价格相对保持稳定。

  因此上述业内人士也觉得,此轮火锅料行业产品价格上调,将原因归结为原材料成本上涨,似乎显得颇为“牵强”,目前来看,在今年冬天这个旺季里,原料端对行业基本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即使如此,在本轮火锅料企业的涨价潮中,大多数企业的通知还是沦为了一纸空文,很难真正执行下去。在“谁先涨价谁先死”这样的魔咒面前,到底是真涨还是假涨成了一件扑朔迷离的事情,几乎没有哪一家企业敢在经销商面前把话说死,因为都要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涨价通知石沉大海

  得益于便利的交通物流优势,郑州如今已经成为火锅料行业一个重要的集散地,在这里的几个交易市场内,云集了全国各地数百个品牌的产品,毫不夸张地说,这里的市场行情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为整个行业的晴雨表。

  经销商高兴保就在火锅料产品最集中的中原四季水产物流港内做生意,虽然天气逐渐冷了下来,但他并没有感觉到生意好到哪里去。“与之前两个月比,量是逐渐起来了,但是与去年同期相比并不理想。”高兴保告诉本报记者。对于今年的情况,他也并不乐观,虽然不少同行都在说今年是冷冬,天气对销售有利等等,但高兴保的心里并没有底。

  全国各地的火锅料企业普遍开始通知涨价时,高兴保代理的几个品牌也向他发出了通知,然而实际上到现在并没有涨,执行的还是原来的价格。

  据该市场里的一位商户透露,9月28日山东一家火锅料企业发出通知,想跟着行业风向涨价,从10月1日起执行,价格涨幅为3~5元/箱,具体实施方法为减少当月促销力度的3%~5%。通知发到客户手里,却遭到了经销商的一致抵制。有几家大客户联合起来不进货,结果导致该企业一星期多都没出货,到最后扛不住,还是向经销商妥协了。

  同样在郑州主做商超渠道的经销商苗国先告诉记者,虽然9月底就在微信上看到了调价的信息,但直到10月下旬他都没有接到厂家的正式通知,执行的还是原来的价格。和其他渠道不同的是,商超终端销售的价格一般都是固定的,合同期内通常都不会有什么变化,所以如果厂家涨价,压缩的就是自身的毛利空间,因此苗国先也不愿意看到厂家提价。

  情况相似的是,在广州番禺大罗塘市场的经销商吴少峰代理的产品实际上也没有涨价,厂家的确也通知了,但还是按原来的价格体系走。

  在火锅料行业,大部分厂家都会在七八月份召开订货会,在此期间和经销商签订购销合同,通常经销商也都会按照既定销售任务的30%或者50%给厂家预付货款。如今忽然之间要调价,经销商自然难以接受。

  从9月底到10月中旬,遍及火锅料行业的这场涨价风潮来得快去得也快,但实际上是雷声大雨点小,没有多少厂家真正落地执行了。

  ●经销商抱团抗“涨”

  对于经销商来说,市场竞争激烈,生意不好做,他们也面临很大的压力。

  高兴保告诉记者,市场现状就是如此,他们也无法左右。在高兴保看来,市场竞争太激烈了,他们的价格略微一变化,就可能面临客户流失的窘境。

  火锅料行业近五六年来发展的路径就是同质化竞争,虽然企业数量在增加,有些企业的规模也越做越大,但是产品结构和销售模式都没有什么变化,这也是导致价格战愈加激烈的主要原因。

  这使得客户对品牌的忠诚度非常低,很容易因为价格因素导致客户流失。而且在高兴保看来,因为产品的单一和同质化,不仅仅是经销商忠诚度降低,终端消费者也对火锅料产品产生了审美疲劳。高兴保说,整个行业都没什么像样的新产品,消费者产生了厌倦情绪,在这种情况下还想去涨价,实在是太难了。

  除此之外,吴少峰认为,经销商们在经营上也都面临着很大的压力。“各项费用都在涨,但是利润率却越来越低。”吴少峰告诉记者,以他们自身为例,与去年相比,房租涨了35%,人员工资也要涨10%以上,物流费用也涨了,但是卖的还是一些老产品,毛利空间越来越低。

  高兴保告诉记者,按照他的预计,今年他整个店里的生意可能会略有增长,但具体到某一个火锅料品牌,估计市场销量是下跌的。因为他今年对经营思路进行了调整,从之前单纯的火锅料产品,延伸了调理品、烧烤产品,还有一些水产品。

  两个多月前,高兴保专门到广东、广西等地跑了一大圈,回来之后还开了一个分店,专门销售虾和相关产品。因为单一的火锅料产品已经难以支撑自身的发展。

  吴少峰也在和商会里的朋友接触,了解其他行业的情况,拓宽投资领域。因为他很清楚,改变生意状况只有两个手段,要么拉高毛利要么提升销量,而这两条路如今都变得相当困难。

  ●厂家为难,想涨却涨不起来

  生产企业同样也面临着不小的压力,想涨价却又不敢贸然行动。这一点,跑在市场一线的业务员感受最深。

  作为福建某火锅料企业的一线人员,公司涨价通知发出之后,10月份的大部分时间,王军都在挨家挨户和客户沟通,但收效甚微。要想让客户接受涨价,“太难了”!

  对于经销商的反应,企业也早有预料,所以此次涨价的幅度每家企业都可以说是相当谨慎的。安井食品郑州办事处负责人臧文达表示,他们此次价格上涨的幅度,其实就和上涨的物流费用相当,每箱两三块钱。

  大多数企业价格调整的情况也和安井食品类似,可即便如此,经销商仍然不买账。

  福州珍享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林兴从目前的情况判断,此轮涨价基本要落空。品牌影响力较弱的企业没有市场话语权,涨价通知起不到任何作用。而那些市场相对强势的企业借机刺激经销商进货,把经销商的仓库提前塞满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一种胜利,仅此而已。

  在吴少峰看来,今年的市场情况目前还不明朗,也很难预计,估计到11月底才能看得更清楚一些。因为现在大部分经销商都有一定的库存,到那时候库存消化得差不多了,市场情况也明晰了。

  很多企业之间看起来相处融洽,其实在市场上斗得你死我活。价钱涨一分,可能就意味着市场要损失一分,这笔账每家企业都心知肚明,就看企业在这两者之间如何平衡。

  用一位业内人士的话说:“谁先涨价谁先死。”这个节骨眼上,涨价到底是虚是实,没有一家企业敢在经销商面前把话说死,都要给自己留一条退路。本报记者 李建东/文
编辑:张章

热门文章